宋安之走到拐角处,折返回来对着拉拉扯扯的苏软软和王浩拍了几张角度极好的照片。

“发给左林藻?”厉凉臻问。

“渣男就应该受到报应。”宋安之将照片发过去,留言给左林藻,“为母则刚,为了你的孩子也别便宜了他们。”

厉凉臻无奈,从小的家庭环境对厉太太的影响太严重了,对渣男绝对是零容忍,王浩遇到她算是倒霉。

“不怕左林藻抗不过去?”厉凉臻问。

宋安之摇头:“她能扛过去,不然早就随着女儿死了。”

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妈妈对孩子的爱,也不要低估一个女人心死之后的重生。

回到包厢,气氛有些尴尬。

厉照启先满饮了一杯,看着厉凉臻和宋安之幽幽道:“你们都知道了是吧?这次来苏城就是为了我的事情?”

一直想要做出一番成绩,可一直被打脸,心里苦啊。

“苏软软拿了林芝的钱,林芝你还记得吗?就是之前说是二叔的私生女找上门的那个。”厉凉臻看着他,“他是二叔恩人的女儿,二叔并没有对不起你们母子,但林芝心中怨恨,所以要搅合你们家。”

宋安之看了一眼厉凉臻,这么直白,可真不怕厉照启扛不住。

事实上,厉照启也的确是差点扛不住。

“我爸他……”他声音艰涩,一时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。

“我也没想到二叔这么聪明的人,会生出你这么个蠢货。”

厉照启真哭了:“二哥,我现在需要安慰。”

“蠢的还骄傲了?”厉凉臻淡淡道,“苏软软开始接近你是拿钱为林芝办事,后面大概觉得你人傻钱多。”

宋安之默默吃饭,一直没开口,厉家的事情厉家人解决最好,话说,这个饭店的饭菜味道真不错。

她又夹了一筷子鱼肉,鲜美。

厉凉臻看了她一眼,嘴角勾出弧度,再看厉照启,嘴角弧度消失。

“苏软软家庭困难,从初中到大学一直是左林藻在资助她,她毕业后也是在左林藻的安排下进了王浩的公司,进公司三个月就和王浩勾搭上了。”

厉照启受到的打击已经够多了,可这会儿听厉凉臻的话,还是被惊住了,厉凉臻说的这个狼心狗肺的人和他认知温柔小意的女人是一个人吗?

他很能接受,可心里清楚厉凉臻不会无缘无故污蔑苏软软,既然说了,必定是拿到了证据,而且在被资助、在哪里上过班,这些东西都很容易查到。

“二哥,我以后不会跟她来往了。”厉照启闷声道,女人太麻烦了,还是自己过清静。

他决定了,以后全心搞事业,什么情情爱爱都去见鬼吧。

“你爸妈离婚的事情你知道吧?”厉凉臻看了一眼厉照启,淡淡道,“这么多年你爸爸不容易,他们的事情你不要插手。”

厉照启自嘲的扯了扯嘴角:“我有什么资格插手呢?”

再者,他插手他爸也不会听啊。

“再不吃菜就凉了。”宋安之适时开口,“快吃饭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