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安之从丁亚怀里出来,抹了眼泪看着魏民:“我想知道我爸爸遇害的细节,飞机的黑匣子解读出来了吗?下手的人是谁?飞机出事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“这属于涉密,我真不知道,而且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你。”魏民轻声道,“安之,组织会给凤羽一个说法。”

“给了我爸爸就能活过来吗?”宋安之咬牙,“他这一辈子啊……”

所有的人沉默了,就算杀光了那些龌龊小人,凤羽也的的确确的死了,原本他们都是抱着希望,凤羽这次也和之前一样,只是失踪……

可DNA检测彻底毁了他们的希望。

死了就是死了,这世界上、天地间再也没有那么一个人。

“您不告诉我,我也有别的办法知道。”宋安之目光沉沉。

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她一定要为爸爸报仇。

瞧,她的父母缘分多浅,刚弄清楚妈妈去世的原因,爸爸也死了……

宋安之低笑一声,厉凉臻眉心狠狠一跳:“安之,你想报仇,我会陪着你的,你难过就哭出来好不好?”

“刚刚已经哭过了,这会儿就不哭了。”宋安之擦了眼泪,除了眼圈红红的,还真看不出来她和往日里有什么区别,她看向魏民,“老爷子那边就辛苦您了,我去说怕露馅儿……那么大年纪了,让他过个快活的晚年吧。”

魏民:“你什么都不用管,好好休息,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。”

“多谢您了。”宋安之仰起脸,“我先回去了了,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。”

魏民总觉得她语气怪怪的,可都想着她刚失去了爸爸,心情难过也是正常的就没过多深究。

回到厉家,宋安之躺在床上,一言不发,只让眼泪汹涌成河,她没有爸爸了,再也见不到了那个对她好的男人了。

他明明说要用余生照顾她的,明明说了要好好的来见她……那些人不是已经处理干净了吗?为什么还会发生意外?

她难受的很,甚至有些恶意的想,世界上那么多人,为什么偏偏死的是他?

如果真的有命运之神,看在凤羽为国为民牺牲了这么多的份儿上,是不是也要善待他一些?

……怎么就死了呢。

死在了他归家的路上,或许他已经在云端看到了庄城,或许在事故发生之前,他还在幻想和家人一起生活的场景。

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,没了爸爸,也没了日后种种的天伦之乐。

“安之。”厉凉臻坐在床边,握住她的一只手,轻声道,“你想报仇,我不拦着你,但是你要带上我一起。”

宋安之垂下眸子:“组织会处理这件事,我没想插手。”

“不管去那里,我都会陪着你。”厉凉臻也不理会她的掩饰,只表达自己的态度,“我会一直站在你这边。”

宋安之“嗯”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,心口堵得慌,一点交谈的欲望都没有。

魏民告诉凤老爷子凤羽又接了新的任务,老爷子虽然遗憾却也理解,并且亲自打电话安抚宋安之:“军人就是许国难许家,咱们要理解你爸爸,安之?”

“……我就是心里难过。”宋安之拿着手机,死死钻攥着手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,“他说了要陪我的。”

凤老爷子了呵呵道:“你爸爸是身不由己,安之不要生他的气,你想要什么,爷爷买给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