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钰心结解开了,整个人像是放下了背着多年的石头,眼神明媚灿烂了许多,见他这样,贺敏之也十分的高兴。

“等你的身体调理好,你就去找个女孩子好好谈恋爱。”贺敏之拉着他的手畅想未来,“娶妻生子,我就能当姑姑了。”

贺钰并不觉得烦,一直耐心的陪贺敏之说话,最后看她实在不想说了,握住她的手轻声道:“你还喜欢厉凉臻吗?”

“我觉得我现在喜欢的是宋安之。”

贺钰惊讶:“你、你……”

这分明是被厉凉臻刺激傻了,想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去他身边?

他觉得这样不好,可如果是大姐的愿望,那他就帮她!

“你那什么眼神?”贺敏之嗔了他一眼,“我喜欢宋安之是欣赏她的脾气,你别乱想。”

搞艺术的人思维都这么跳跃?贺敏之后悔当初送他去画画了,可千万别没有梵高的天赋,反而沾了梵高的病。

“我听大姐的话。”贺钰乖乖道。

知道他是装乖,贺敏之还是配合的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弟弟的病有盼头了,可贺秋茗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怎么会怀孕呢?让她怀孕的男人又是谁?

她已经借着体检的由头给贺秋茗抽了血做了检查,检查结果显示她已经怀孕一个月了。

“大姐有心事?”

贺敏之回过神,犹豫了一下将贺秋茗的事情告诉了他:“虽然她现在已经算是个成年人,可她还不到二十岁……我实在是不赞同她现在怀孕生孩子。”

“或许她压根没想生下来。”

“打了也伤身体。”贺敏之捏了捏眉心,她在国外读书多年,思想较国内的家长要开放一些,她不觉得男欢女爱不对,可前提是要保护好自己。

而且生下一个孩子是要对这个孩子负责的。

总不能个个都像贺顿似的……

贺敏之十分的上头: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吗?

也怪她这些年心都扑在给贺钰治病上了,对这个妹妹下意识忽略了。

“大姐先别着急,让我先去探探口风,看她什么想法,或许事情并没咱们想的那么糟糕。”

贺敏之点头:“如今也只有如此了。”

宋安之还不知道她去贺家一趟给贺家带来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,此时她正在魏民的家里,给魏民的妻子做复查,这次陪她来的已然是孙岩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牧宝的名头如此火爆,再加上一个同样话题不断的厉凉臻,两人组合在一起,一个不小心就被人扒了马甲……到时候就麻烦大了。

所以现在牧宝还是和孙岩搭档出门。

“您现在觉得怎么样?”

丁亚靠在床头,眉目舒展:“谢谢神医,我觉得很快就能好起来了。”

身上多少年没这么松快过了。原以为自己要死了,谁知道峰回路转竟然来个神医把她给救活了。

“你的感觉没错,是快要好起来了。上次的药吃完了,这次的药是重新调配的药方主要是调理你的身体,这些年,你身体亏空了不少,需要好好调理。”宋安之示意孙岩将手里的东西放下,“服用方法和之前一样,吃完你就彻底的好起来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