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的时候,厉凉臻胃疼得厉害,他捂着胃下去找胃药。

他很少喝酒,十八九岁的时候太疯狂,把胃作坏了,直到大哥出事,他几乎就不再碰酒了。

今天这瓶白酒烧得他胃疼。

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胃药,他正想要不要去医院。

宋安之被惊醒了,还以为家里进了贼,她身手矫健从楼上下来,竟然是厉凉臻。

“你大半夜不睡觉,干什么呢?”她已经酒醒了,好奇盯着厉凉臻。

厉凉臻假装没事,站直身子说,“我吵醒你了?”

“那倒也是没有,我起来喝水。”她倒了杯水,走到落地窗前,拉开窗帘,“要不要跟我一起欣赏夜景?”

厉凉臻心里苦笑:“睡觉吧,喝了那么多酒,多休息。”

“我睡饱了,你看今晚星星不错,做人别那么没情趣,快来。”宋安之喝了一杯水,冲厉凉臻招招手。

厉凉臻现在胃疼得冒冷汗,哪里有心情跟她数星星看月亮,从诗词歌赋谈到风花雪夜。

风从外面吹进来,纱帘被吹起。

宋安之站在月光里,美好的不可思议。

厉凉臻有些看呆了,不受控制朝她走过去,偏偏胃又开始绞痛了,他实在受不了了,看样子不得不去医院。

他说:“宋安之,你快回房间睡觉去吧。”

他不想被她看扁。

宋安之回头,厉凉臻干什么一直催她?

她一愣,发现他脸色惨白,嘴巴都在打颤,好像真的很痛,“你……不舒服?”

“没……”

“胃疼?”她扫一眼他的动作。

厉凉臻:“……”

表现的很明显吗?

“你坐沙发上别动。”宋安之迅速走到他身边,不给他拒绝的机会,把他按在沙发上,温热的小手付上来,一通按压。

厉凉臻感觉舒服多了,诧异,“你按了哪里?”

“什么按了哪里?不就是给你暖暖,说不准能缓解一些。”宋安之无辜眨眨眼,“你等我一下,房间里有药,我拿给你。”

宋安之小跑回房间。

厉凉臻动了动身子,真的感觉好多了。

他怀疑地盯着宋安之的房间,她刚刚真的只是随便按按,给他暖和一些?

他自己按了按,没什么感觉。

不等他想清楚,宋安之就下楼了,手里拿了一管药,“把这个喝了,很快就没事了。”

厉凉臻接过来,一口气喝下去。

微苦,但也不是不能忍。

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没多久,厉凉臻居然感觉不疼了。

他惊讶地盯着宋安之:“这是什么药?”

“朋友从国外买回来的胃药,以前我妈胃不好,我经常寄给她。”

厉凉臻狐疑:“药效挺好。”

“你真是的,不能喝酒也不早说。”宋安之噘着嘴抱怨,手上已经在给厉凉臻倒热水了。

厉凉臻尴尬地笑笑,轻咳一声,试图转移话题,“你醒酒挺快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