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强嗤笑:“还是咱们小宋总有本事啊,连老时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。”

“你混蛋!”

冲上去的是赵明华,一拳头砸在周强脸上,鼻血当场就下来了。

“谁愿意走谁走,我和老时是留下了。”

周强还想说什么,旁边的孙虎扯了他一把,他狠狠啐了一口,两人离开。

纪如雪已死了,剩下的七个股东,陈江河、周强和孙虎走了,还剩下四个。

“你俩怎么想的?”时青林看一直没表态的两个人,“要走就趁现在,日后再走,未必有现在的价格。”

他是下定决心跟着宋安之大干一场了,真心想给她招揽人才,但对方如果不是真心他也不要。

“干了!”杜东咬牙,“你俩都不走,我也不走。”

姜浩也点头:“我跟你们在一起。”

时青林感慨:“当初咱们跟着纪总白手起家,如今竟只剩咱们四个了。”

众人都一阵唏嘘。

“找机会套一套周强和孙虎的话,我觉得他俩有点不对劲。”时青林顿了顿,继续道,“宋总的意思是将文旅城打造成咱们公司的招牌,项目会切开给咱们几个负责,不要被小人背后坏了事。”

赵明华骂了一句三字经:“我早就看那两个狗东西不顺眼了,走了正好。”

“周强和孙虎那边交给我。”姜浩道,“我昨天见他们和王麟在一起吃饭,或许其中有他的手笔。”

周韵悄悄回了宋安之的办公室,将会议室里的情况如实转播了一番:“你觉得时青林他们四个可信吗?”

“先看看这个。”宋安之将电脑屏幕转向周韵。

周韵惊讶,接着就气愤起来:“他们欠阿姨那么大的人情,这些年竟然还如此不作为!要我说,你就该都赶走,拿着钱还怕找不到人用吗?!”

“也不能全怪他们,我妈之前……说好听点是懒得搭理韩优和宋宁远,说难听的就是恋爱脑,都这样了还不离婚,后来更是将整个公司都交到了宋宁远手里。”宋安之叹气,如果她是这些股东大概也会怠工。

纪如雪的事情,周韵不好议论,转而道:“王麟那边你什么打算?”

“不着急,时青林要用王麟表态度,让他们去做。”

……

庄城有钱人着实不少,拍卖会门口停了一溜烟的豪车,厉凉臻和宋安之一下车,立刻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她原本是打算悄咪咪的来,没想到厉凉臻邀请了她,她就是想扒拉点东西给师傅当贺礼,没什么见不得人的,顺势就答应了。

“这次要买什么药材?”宋安之良心建议,“牧宝神医既然已经答应给你大哥看病,药材她会负责的。”

她开的价格高,可是服务周到啊,像肉灵芝之类虽然名贵,可厉敬亭用不上。

“这次不买药材。”厉凉臻瞥了一眼宋安之搭在自己臂弯上的手指。

她手指纤细白嫩,很适合戴戒指。

“厉照启和宋莹也来了。”宋安之看着朝他们走过来的一男一女,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,“厉照启名下有多少资产?”

厉凉臻只看了一眼就明白她的意思,笑:“不如我多。”

宋安之:“也不知道你这位堂弟舍得给宋莹花多少钱。”

“我的吃随便花。”厉凉臻道。

宋安之:“你这样很油腻。”

才说完,厉照启和宋莹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。

“二哥、二嫂也来这里凑热闹啊。”厉照启笑起来一脸纯良,可眼底的嫉妒却像是要溢出来,“等会儿我要是看上什么东西,大哥可要手下留情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