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呢,还是我调教的好,厉爷爷不要太夸奖我,我会骄傲。”

厉老爷子哈哈大笑,分分钟转了一大笔钱,“继续努力,早点让我抱重孙。”

“谢谢爷爷!”

安虞看见大红包,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。

出卖好兄弟这种事情,他干得简直不要太顺手。

厉凉臻终于挑选了几条裙子,还有衬衣。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买衬衣,好像脑子里闪过某个很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。

厉凉回到家的时候,宋安之已经到家了,穿着卡通睡衣正在沙发上玩游戏,两条又白又长又匀称的纤细的腿随性地搭在茶几上。

厉凉臻喉结滑动,然后别开眼,把几个袋子放到她面前,“给你的。”

宋安之:“?”

她看一眼袋子,带着奢侈品的LOGO,还有一大包零食,也是庄城最贵的进口商超的标志。

“给我?”她错愕地指了指自己。

厉凉臻有些不自在,轻咳一声,“你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他说完就走,耳朵有点红。

宋安之惊奇地瞪大眼睛:“你给我买衣服?为什么?”

厉凉臻低头假装没听见,只想赶紧回房间。

宋安之打开袋子,里面都是几套很漂亮仙女的长裙,还有两件衬衣,这是暗示她什么?

她拿着衣服去找厉凉臻:“裙子,呐,就没什么,这衬衣……什么意思?”

厉凉臻清了清喉咙:“不、不好看吗?导购员说今年流行的……我就顺便……”

宋安之一脸古怪:“你觉得我这种……性格的人,会喜欢这种?”

大长款衬衣,露出大面积腿,是嫌弃她上次感冒不厉害?

说真的,她现在讨厌死这种衣服了。

厉凉臻意外:“你不喜欢?”

“对呀!我喜欢做起动作来一点不受影响的衣服,这种还没动就露了吧?”

厉凉臻备受打击,他这辈子第一次给女孩子送礼物,竟然被嫌弃得一文不值。

早知道就不该听安虞的。

厉凉臻自尊心受到了打击,憋了好久才问,“你之前穿短裙,真的只是为了跟我离婚?其实,你完全不喜欢?”

“对呀!咳咳!也不是吧……就、就那个,那不是都过去了?”宋安之心虚,狗男人不会是故意报复她吧?

厉凉臻拧眉。

他这样,让宋安之更怀疑他的目的,她双手环胸,盯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,“说吧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厉凉臻被她看得尴尬,竟然生出几分做贼心虚的羞耻感。

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解释下,于是站起来,假装冷静说,“跟安虞逛商场,顺手买的,早上连累你了。”

对上厉凉臻不自在的样子,宋安之突然觉得好好笑,故意坏心说,“这是安虞的意思吧?还是……你自觉的?谁出钱?”

“有区别吗?”

“当然!要是安虞出钱,我跟他非亲非故,肯定不能收。可如果是你,咱们好歹是临时夫妻,你要送我,我肯定要收呀。”

宋安之故意逼厉凉臻承认。

也不知道要让他承认什么,但只要是他的心意,她就会觉得特别开心。

“是我买的,你可以收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