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鸥脸色一黑,直接把那串陌生号码拉入黑名单,一整个没心情再挑礼服。

转念欧鸥又想到什么,把那串手机号码从黑名单里放出来,编辑短信回复道:【不是吧,大叔,不是说没想打扰我,怎么还偷偷搞到我的号码?原来您对我余情未了?】

发送过去不出一分钟,电话直接打过来了。

欧鸥选择接起:“怎么着?”

聂季朗长辈一般宽厚的声音传来:“小鸥,我说过,要懂礼貌。今天既然又碰见,我就再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“好的,你好,聂家大叔。再见,聂家大叔。”欧鸥轻蔑,就要挂电话。

只听聂季朗又说:“你这些年交男朋友的眼光多少有些差。”

欧鸥的眸光刹那间冰冷:“聂家大叔,调查我了?你在承认你对我余情未了?”

聂季朗说:“以笙身边亲近的人,我多少会做些了解。”

“比如以笙的表哥,我也了解了。”聂季朗继而补充,“前两天和以笙的家里人一起吃饭,也恰好见了一面。”

像是特地和前一句间断开来说,有点强调的意思。https://m.xsw5.com

欧鸥讥嘲地笑一下:“大叔,空虚寂寞的话,我可以给你介绍霖舟的几家会所,只要你钱给得够,里面的妹妹陪你聊上几天几夜都没问题。”

结束通话,欧鸥重新送聂季朗的号码进黑名单:“晦气……”

乔以笙换了第二套礼服出来的时候,欧鸥问:“你爸爸那边的亲戚,只有你这位小叔叔和你接触?”

“嗯,目前是这样的。”

“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?那边其他亲戚都死光了吗?还是说压根就不重视你?”欧鸥质疑。

“不重视也无所谓。我对聂家也根本没感情。其他亲戚不来烦我,我也乐得清静。”最后乔以笙稍微压低声,简要概括了她认为的她和聂家之间的关系,“各取所需吧。”

就是暂时还没搞懂,聂季朗真正的“需”是什么。

欧鸥皱眉:“也就是说你这位小叔叔,对你来讲,不是好人?”

“那倒也不是,暂时下不了这个论断。”乔以笙觉得很难解释,“暂时是同一个阵营。以后就说不准了。”

“我以我看人的经验来判断,你这位小叔叔的为人应该不不怎么样。”欧鸥原本习惯性地想捏捏乔以笙的脸,但记起乔以笙现在脸上还有搭配礼服的妆容,及时收回手指。

乔以笙戏谑:“你看人的经验,不是只有看男人的经验比较丰富?”

欧鸥微不可察地敛眸,开口时没否认:“怎么?看男人的经验不也是一种看人的经验?连个男人都当不好,一般当人也好不到哪儿去。”

乔以笙乐呵:“好像挺有道理。”

“我的话能没有道理吗?”欧鸥拉了拉乔以笙的裙摆,又评价她这第二套礼服,“乖乖,你看起来性感极了,我要流鼻血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